蘸着焦糖的黄连

如果想在生活中制造浪漫和惊喜,是需要很多“巧合”碰撞在一起才能成功的,我不知道她当时会是一种什么心情,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很有“想法”,对女生来说,如果成功,这将是一件既浪漫又惊喜的事情。

周一晚上聊天的时候,我们约了周三晚上一起吃饭,那将是我们第一次约会,我是很想和这个女孩子交往的,所以特别重视这次约会,我也特意准备了一份礼物,这是我唯一一次第一次见面就准备礼物的。

第一份礼物,很难拿捏,特别是这种相亲见面的第一份礼,它的含义很特殊。首先它必须容易保存,这毕竟“见证”了两个人的爱情,将来给后辈说起的时候,也将充满故事味;其次它的价格要适中,在一起这个礼物值得保存和炫耀,不能在一起,丢弃也不会觉得可惜,送出礼物的人也不会觉得损失惨重;再者这份礼物最好是能经常看到,当她看到这个礼物的时候就会想起你。

千挑万选,我最后选择了一枚贝壳耳坠,礼物寓意你是我的宝贝,我感觉很不错,因为是网上购买的,能够及时送到我手中才是最重要的。这次约会,我想给我们双方都留一下一个美好的回忆,所以能够在当天把礼物送出去才重要。幸运的是,礼物在周三的中午就送到我手中了。

“近些年,我的生活太苦了,我以为你是走进我生命里的一颗糖,没想到是蘸着焦糖的黄连,糖衣褪去,只剩下苦涩。当我舔舐完外面的一层糖衣后,我开始品尝到了苦涩,一开始我还以为像巧克力一样,虽然苦,但它毕竟实际上还是糖果,没想到啃完外皮后,里面还是黄连。”

当她跟我说,她的热度已经过去的时候,我幡然醒悟,再纠缠下去已经没有意义,剩下的只有苦涩。我对爱情一次又一次的追求,最后还是没有换来回报。回想起来,无论设计得多么甜蜜的约会,多么惊喜的礼物送出的方式,终究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那天,我提前下了班,回家沐浴更衣,带上一切该带的东西,特别带上了纸巾,来到了约定的地方。

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其实不好,头发蓬松的样子已经看不出原有的发型,估摸着昨晚应该没有洗头吧,一幅老式的眼镜跟她的年龄也不搭,着装也很普通,大概是她不懂得服装的搭配吧,她并没有特意地装扮,整个人看起来精神状态也不好,如果硬是要给她打分的线分。

虽然见面的第一感觉不是很好,但是由于之前的了解,让我对她充满了理解,因为她刚刚大病了一场,现在这副模样,也算是能接受的,况且上了一天的班,疲劳也是很正常的。

在我心里,这一切都值得理解,当然了,距离我理想爱人的模样差距还是很大的。

刚刚见面的两个人,害羞又拘谨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,就提议,先转一转,看看有什么好吃的。

在商城里转了转,我们并没有说太多的话,我只是跟着她,走着走着,我就走到了她的前面,然后我又停下来,等她一起。

看着手中剩下的最后几个币,又摸了摸口袋里的礼盒,我觉得我浪漫的礼物送出的方式的想法落空了。

按照我原来的设想,在她用光所有的游戏币后,我会对她说,看来是你运气不好呀,今天没有夹到东西,不过我有一个百发百中的机会,一定可以让你夹到一个,你要不要试试,这个时候,她通常都会说,好呀,等着看我笑话,我就会拉开的袋口,让她伸手去试试,那她就会拿到那个我精心为她准备的礼物。

在等待上菜的过程中,我掏出了准备好的礼物。把刚刚设想的礼物送出的方式告诉了她。

小的时候,刚刚学历史,中国近代史中的戊戌变法最终失败了,在我当时看来,一切都是慈禧太后的错,如果我是光绪帝,慈禧太后那么“坏”,应该把她刺杀掉!

“石”阿姨是她的妈妈,也是我们的牵线人。石阿姨和我妈在一个家长帮孩子相亲的平台上留下了我们的资料,后来石阿姨联系了我妈。

尚未认识之前,我内心是有一丝抗拒的,后来还是没经住我妈的劝说,就这样,在双方家长的撮合下,我添加了她的微信。

如果问我什么是使得我在还没有见到她之前就喜欢上她的话,那一定是她的声音,她的声音特别的好听,当她给我发过来第一段语音的时候,就让我痴迷了,反复地听了好几遍,后来夸了一句,你的声音真好听,接下来她发过来一个链接,是她参加朗读比赛的语音,我认认真真地听完了。

她的声音不是那种娃娃音的酥麻,是一种成熟中带有稚嫩,她中气很足,音调略高,有些尖又有些圆,仿佛一把锋利的剑刺向你,但是刚刚接触你的时候,这把剑就变成了绑着棉花木棍,软绵中带有韧劲。听她讲的故事,宛如含着一颗包着糖衣的软糖,淡淡的甜味,慢慢地,越来越甜,用牙齿咬下去,就会沉浸在她朗读的故事中,让人无法抗拒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我们基本上都在约会,当然我们的约会很普通,没有什么新意,基本上就是吃个饭,然后各自回家。

那个周末,平静的湖面掀起了波澜,我给她打电话和发信息都变得特别的冷漠,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挺灵的,男人的第六感也不差。

我意识到我们之间出现了问题,虽然说八字还没一撇,但是对于我来说,频繁地约会了好几次,恍若我们已经开始交往,马上就谈婚论嫁了,一时间很难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再我再三地追问下,她说,她不想跟我交往了,让我不要再联系她。

看着刚刚收到的快递(给她准备的第二份礼物),我当时心想,反正买都买了,总不能浪费吧。

男女交往,没有什么秘诀,真诚的心和付诸的行动,以及坚持不懈的努力,当然,最重要的是要脸皮厚。在我再三的恳求下,她终于下来了。

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那一刻我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,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继续下去,只是向她表达了我的诚意,再次递出了我的礼物。

说了无数的甜言蜜语,为我自己争取了一个考察交往的机会。今天想起石阿姨的一句话,她不会拒绝人。看来是真的,如果知道最终的结局是这样发展的话,我是很后悔短暂地进入到她的生活中。我这样的一个人也许应该离她远远的,我是很想守护她,可惜能力不足。

在我们相处一个月左右的时候,有一天晚上,我们待在一起的时间有点晚,石阿姨打来了好几个电话,由于她的手机开了免打扰,一个电话都没接到,后来在石阿姨的催促声中,她急着回家。虽然叫了出租车,但是我还是陪同她回家,一直送到楼下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她就有意躲闪我,电话不接,信息不回。大约经过了一周的时间,才知道是石阿姨不同意我们交往了。

那天,我也是胆大妄为,我直接到了她家楼下,请求跟石阿姨来一次面对面的交流。

这样的会面没有在我的计划中,上一段婚姻中见家长的时候,父母是在场的,本来我跟我妈妈商量着,是要见一下她的父母的,那种正式的。只不过,现在我必须见一见她,虽然很不正式,但是势在必行。

我们在一起聊了大约2个小时,从一开始她坚决拒绝,到后来她说回家跟叔叔商量一下。

那天晚上,我给她发信息,如果你真的想跟我发展下去的话,就去做做你爸爸的思想工作吧,石阿姨已经动摇了。

没想到啊,没想到,都二十一世纪了,父母居然还是在阻止“婚姻(交往)自由”,这真让我难以置信。那些我以为只会在电视剧中看到的场景,没想到发生在我身上了。在经过近一个小时苍白无力的辩解后,我陷入了绝望之中,不受长辈祝福的爱情是注定没有好结果的。我既没有勇气,也没有实力,抵抗这座大山。

那是有一天,我们在一天聊天,她问我,我给他打多少分,我说60分不能再多了!

两人之间的情话,有当时的情景和互相挑逗的意味在里面,怎么能随便地转述给另外一个人呢?

回想起我们在一起的80天,因为她经常加班,所以我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实际上很少,就算在一起,也就是吃个饭就各自回家了,并没有留下多少浪漫的回忆,但是有那么一些甜蜜的瞬间值得回味。

电话的两头充满了思念,不停地给对方提示,让对方猜一猜自己心里在想什么。当我每次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,我心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,想起她的笑容,她的动作,听着她的声音,仿佛她就在我的身边。

那次说她在我心里只打60分,后来想起来,我还是蛮后悔的,其实我的意思是,如果婚姻满分是100分的话,两个人见面并互生情愫,那么就值60分,如果两个人能走进婚姻的殿堂,那么就值80分,如果能够白头偕老,那么就是满分。

所以,我们刚刚认识,我给她打了60分,在我心里,她是我认为最适合的结婚对象。

有一个周末,我们吃完晚饭,最后决定去公园走走,走了很长的路,最后去到一个公园。看见公园里老老少少,一家人其乐融融,我的内心受到很大的冲击,这大概就是我一直都特别想要的生活。

在没有孩子时,我理想生活大概是这样的:两个人都有一份正常上下班时间的工作,每天早晨一个亲吻,出门前一个拥抱,中午各自吃午饭,或者偶尔出来开小灶,晚上回家一起做饭,或者外出约会,晚饭后一起逛超市,逛公园,或一起看个电影,一起散个步,看似简单的生活却是难以实现。

60分看似很低,实际上已经是当时我能给出的最高分,在我们交往的那短短的一段时间里,我对我们俩的未来做了很多设想。

她上班通勤时间长,不敢开车,如果我们生活在一起,我会每天接送她上班;她是独女,我也设想我将经常带她一起回家,陪叔叔阿姨吃饭;周末,我也会带她的孩子和我的女儿一起去游玩,实际上我无数次提议过,都被她拒绝了。

也许,正如石阿姨说的那样,“我们家孩子不需要爱情,一个人也能很好地生活”,她还没有准备好开始下一段感情,下一段婚姻。

爱情真的是看见别人好,自己才需要的吗?石阿姨说,“是朋友家的孩子找到了对象,我才让她找的”。

我想不是的,我是奔着爱情才会和别人交往的,每一个我认真想交往的对象,我都会全方位地考察,当我觉得她适合的时候,我才会去追求她。很想那种把她捧在手心里,用心去呵护她,去关心她。

在我经历过重重磨难,有机会敞开心扉的时候,碰巧认识了她,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阻挠和困难,我都不想放弃。

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高情商的对话,只存在相互依存的关系,两个人之间关系到位了,说什么都是好听的,没有到位,哪怕是甜言蜜语,听起来也冷若冰霜。

“我限制了她孩子的自由,不允许她接电话”那天在跟石阿姨对话的时候,她跟我说。

食堂里经常做白贝汤,盛一碗,我们会惊奇地发现,碗里有很多贝壳,却不见贝壳肉。其实,我们喝的是白贝的鲜汤,并不是吃它的肉。

在她父母的要求下,我们分手了。但是我们还是在偷偷地联系,或许是我不想认命,或许是她对我还有一丝好感。

然后,她说她肚子饿,我买了烙饼,在公交车站等她,提了几个方案,她都没有接受,留下我一人在车站徘徊。

刚开始,还接我的电话,我们还可以聊上一两个小时,看见我的信息也会马上回我。

她是我的小鸭子,我的小仙女;她喜欢吃的焦糖瓜子;她怕小强;她说的“吃饺饺”、“吃饭饭”,关于她的一切都像烙印一样,无法忘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