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:无人海岛上没了他未婚妻的滔滔不绝只有相爱的我们俩

“海岛上有三个常驻渔民,会为你们提供一些生存必须品,比如捕鱼的工具,和水。他们只会在你们遇到危险的时候,给予你们帮助,但不会在生活上给予你们其他任何援助,你们每人可以带一个背包,背包中不可以有相机以外的电子设备,手表除外。你们不可以捕杀生存手册上明令禁止捕杀的任何生物,不可以损毁岛上的植物,不可以……”

海伦将所有的可以与不可以,将的十分详细,然后在到达一个有着时尚旅馆和金色沙滩的海岛时,为韩明尧和我提供了一件存放行李的房间。

当海伦表示抱歉后认真检查两人的背包,脸上表情像是吃了一口榴莲味的西红柿。

“不不不,你不能只带一个相机和一堆电池,外加一套换洗衣物就出发,你还应该带一些防晒霜,还有泳衣、潜水镜、发夹……”

然后在海伦怪异的眼神中,韩明尧走上一艘小帆船,并朝我挥手说:“子倩,牵着我的手,别再放开了!”

“你坐在那里影响鲨鱼捕食的胃口吗?它们不喜欢像你这么瘦骨伶仃的食物!”韩明尧说完脱下T恤,露出健硕的肌肉,迎风站在船头,张开双臂感受海风的温柔。

水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洁白的丝巾,送给我:“美丽的姑娘,你就像海上的女神,你占据了我的心!”

我像个乖巧的孩子,认真的听着水手的讲解海岛生存法则,目光中的崇拜之情,呼之欲出。

“不不不,你误会了,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!”我见水手为我打抱不平,赶紧开口解释。

“前面就是你们要去的海岛了,很抱歉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,需要救生衣吗?”水手很识相的转换话题,将帆船停在距离岸边不远的浅海。

水手见韩明尧和我都没有需要帮助的样子,于是朝岸上等候的几人吹响口哨,然后礼貌的搀扶我跳下帆船。

清澈见底的海水只有不带一米深浅,我小心的下水,一手拉着漂在浪花上的长裙,另一只手将背包举在头顶,生怕里面的相机和电池会碰到海水。

韩明尧主动帮忙,他单手举着我的背包,另一只手抓着我:“甄子倩,想不到你这么笨抓着我的胳膊!”

没走几步,我眼前浮现大学时,韩明尧曾拉着她在积满雨水的道路上,步履蹒跚艰难前行。

最后,韩明尧冒着背起冷到瑟瑟发抖的我,咬紧牙关,艰难的一路将我送回宿舍。

走在微凉的海水中,韩明尧突然说:“子倩,我好希望岸边再远一些,这样我就能一直牵着你的手不放。”

岛上的渔民很是体贴的上前,一个接过韩明尧手里的背包,一个热情的伸出手,拉着我们走上金色的沙滩。

落日的余晖洒在平静的海面,有轻薄的云霞飘在天际,又倒影如大海,俨然一副美丽的油画。

走上沙滩的我,被如画的美景吸引,跳跃着抛开韩明尧的手臂,大声欢呼:“这里好美啊,好像天堂!”

我忘情的在沙滩上旋转、跳跃、欢呼,像是一头兴奋的小鹿,引得身边的渔民也都欢快的笑着。

在美轮美奂的海天奇景色中,我捏着相机到处取景,恨不得将眼前的美景,全部收入那个神奇的小盒子。

却不知道韩明尧在一边暗戳戳地想,甄子倩你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,怎么会一个人也能玩的那么开心。

渔民一边轻笑着赞美放飞自我的我,一边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和捕鱼的工具交给韩明尧,并很仔细的叫他如何使用。

这个每次只招待一家人或者三五好友的小岛,没有供电设施,只有几个遮风挡雨的树屋,像今天这样招待一对小情侣的次数,屈指可数。

渔民很细心的交代完,将一个装满各种水果的木桶送给韩明尧,说这是他们的唯一能赠出的礼物,然后就唱着歌谣,向岛的另一头走去。

当美丽的夕阳消失在海平面,我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走回宽阔的岸边,想在那里找到些吃的。

“你还知道回来?我的晚餐在哪里?”韩明尧藏起水果,然后坐在木屋下的沙滩上,笨拙的学着渔民的样子在钻木取火。

我才想起,这个小岛是不提供任何食物的,而我刚刚玩的忘乎所以,根本没有想过晚餐要怎么办。

渔民们早不知所踪,而身后一高一矮两个树屋,就将是未来几天里,我和韩明尧的栖身之所。

第一次亲手用最原始的方法点燃篝火,我几乎兴奋的要为自己欢呼,而海中奔波的韩明尧,收获两条大鱼。

太阳的余光消失在天际,月亮还羞涩的缓缓上升,即使海水清澈见底,还是无法清楚看到鱼儿的踪迹。

“这鱼什么时候才能吃啊,再不熟我就要饿死了!”韩明尧一边填树枝,一边问。

“啊?”我紧张的看看四周,认真说:“这里没有野兽,简介上说连蚊子都没有的!”

韩明尧呵呵冷笑,然后仰面躺在沙滩上,看着天上发出微弱光芒的繁星,不再说话。

“可以吃了!”我小心的将烤好的大鱼,放在一片用海水冲洗干净的芭蕉叶上,小心的捧到韩明尧身边。

这样和谐的相处,像是一个奇妙的美梦,让我怀疑自己身边的人是不是真正的韩明尧。

“啊?没,没有……”我背后有些发凉,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,生怕韩明尧会忽然翻脸。

“你想睡上面的树屋是吗?”韩明尧语气很和缓,尽量温柔,生怕让面露紧张的我更害怕。